《编钟》,一曲从历史时光隧道里飘出来的交响乐 国林

京商网 2019-10-09

蓝字免费订阅


《编钟》,一曲从历史时光隧道里飘出来的交响乐

 国林

1

近年来,熊亮在长篇散文诗写作领域里,似乎憋着一股劲,犹如一头奋力奔行的犍牛,肩膀高耸,埋头瞪眼,青筋凸露,四足力劲,有着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强劲势头。他从之前的《清明》《梅》《秦俑》一路写来,不断地思索着,不断地变幻着,不断地革新着,进行着一浪高似一浪的踏浪冲波,把个水波浪头飞溅得繁花点点,彩颜闪闪,形成了一片片绚丽的耀眼光芒。

熊亮的长篇散文诗写作,瞄准的是历史的灿烂,展示的是历史的精髓,书写的是时代的华章。他把自己的一腔激情,都倾注在了自己构建的散文诗领地里,并在这里神圣的土地上播洒着一种爱、一种情、一种火。他将爱不断地升华,化成一种广博的情怀,时时地于心中进行着熊熊大火的燃然,施放出奔腾不熄的火焰,时常于他的散文诗圈子里迸发着历史的明丽光芒与时代的清亮响音。

为了这一点,熊亮便一往无前,便默默地前行,有着不知疲倦、不看时光的追寻,也有着登山望景的常有情态——这山望着那山高,山山别异步难停。

由此,他开始了千山万水的跋涉,他开始古今上下的涉猎,时常游走于山山景色别样新的境地里。

由此,他的新篇不断地涌现。

2019年新年之际,他又从悠悠历史长河里打捞出来了一曲悠长深远的《编钟》之歌。

 

2

熊亮的《编钟》,与以往的诸多长篇散文诗相比,在形式上有着较大的变化,而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分节段落上设立的小标题。

这是他以往写作长篇散文诗中少有的现象。

他以往的长篇散文诗,诸如《清明》《秦俑》《黄河》等等,在分节的段落前是用序号分列的。序号的分列,是一种由前向后的顺序呈递,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整体”的前后延续。这样的书写形式,是一种惯用的格式,可以让读者顺着123等等的阿拉伯数字进行着自然流畅的游走,进行着顺理成章的思考,也进行着或快或慢或读或看的文字游览。

顺序地、自然地流淌的诗章,让人们自然地、顺序地跟走阅读,有一种舒心的感觉,也让人赏心悦目。

《编钟》改变了这种惯有的书写模式。

《编钟》在每个小节的分段之前,加上了或一字或多字的小题目。这样的标注,应当是为读者的一种提示,一种归列,一种提炼,对于读者理解一篇篇的小段落乃至整个的篇章内容,具有提纲挈领的引导作用,可以让读者减少阅读的盲目性。

然而《编钟》的一个个分节小题目,似乎是别样的呈现。初看标题,给人最初的感觉似乎这只是一个个短章,不像一个“整体”篇章的段落书写。

我们可以看看这样一些题目:《猎》、《盟》、《力》等,一个字,简单到个体,没有多少相关的牵连,似乎与《编钟》有点儿“风马牛”的意味。

我们再看看另一些题目:《生查子》、《竹枝词》、《从军行》等,生生地词牌名称,有点儿填写诗词的韵味,好像要对书写的内容进行诗词形式的歌颂。

我们还可以看看这些题目:《竹林听雨》、《梅花三弄》、《高山流水》等,历史的名曲名称啊,是不是有点儿弹琴弄箫的味儿?这多少与《编钟》相协调了。

但是,风马牛、词牌名、历史名曲,如何的粘连到了一起?

让人有点着难的思考。

但就在这种让人犯难的思考时,我们深入其中,阅读了里面的内容后,我们似乎恍然大悟了,由此也就不难想象了。我们由此而知道,作家在如此的诸多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中,运用了多少的苦心,进行了多少的思索,展开了多少的才情,然后才有了这些一开始让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文字书写,才有了新年呈现的洋洋洒洒的《编钟》面世。

 

3

其实,熊亮在《编钟》的一个个段落小题目上,是十分用心的。他写这些小题目,并不仅仅是一种装衬,一种摆设,而是要融入一种历史的文化元素,而是要挖掘出深邃的历史蕴含,从而让“编钟”自然而然地走出来,融入到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大合唱中。

小小的分节篇目,熊亮可谓“煞费苦心”。

我们来分析下这些题目吧。

抛开开篇的“起----代题记”之外,紧接着的“猎”、“盟”、“力”三字,分别代表了三种历史的发展进程。

先说“猎”。

人类文明的开始阶段,是直立行走,是运用思维展开想象。仅仅于此还不够,与一般的动物没有太大的区别。而能够把“人”与动物区分开来的重要标记之一,就是发明制造“武器”,想方设法去“围猎”、去“狩猎”、去获取更多的食物。

因此,作家在这段“猎”中写道:“一根木棍在飞行,一块石器在飞行”,“速度与速度,围捕与逃脱等”,讲明了那个时代的人们为了生存在如何的奋斗、拼搏和运用技能。这个时候,人与动物是一种“敌对”的思维,人在当时想到的只是如何能猎取动物,动物只想到如何避开与逃脱人的追捕。

这一点,与我们今天的“保护动物”一说,自然是背道而驰、大相径庭。

但那个时代的人类就是这样,生存的理念法则在起决定性的作用,没有办法改变的一种现状。

次说“盟”。

“盟”是一个新阶段,是一种进化了阶段,标志着人类的意识有了很大的进步,知道团结协作才能战胜强敌。

这是个了不起的进步。

初始的社会文明。

因了这个进步,人类的文明向前跨越了一大步——进入部落联盟的时期。

有了联盟的思想,人们可以相互地协作,可以形成“友好”的氛围,可以让彼此的战争受到扼制,可以让血少流淌,也可以让草原休养生息,可以让动物得到尽快繁衍,自然也可以让人类逐渐强大。

这时候,草在四野丰茂起来,刀剑入鞘,和平与公义的旗帜,就是高山顶上的劲松。

白玉。白云。铜铃。铜刀。一面铜镜,照见人性的底层。一架编钟,象征礼仪的规制。

多么美好的时光啊,多么温馨的草原啊。试想想,蓝天白云下,广袤无垠的大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部落群里,编钟悠扬,轻歌漫舞,美酒牲醴,乐呵无穷。

这样的景象,与自然的美妙结合,绝对没有破坏环境一说。因此,今天的人们仍在向往那样的自然啊!

部落联盟的时代,能让人为之歌唱。

再说“力”。

力本为力量,体现的是事物的效能。因此熊亮便借助这个“力”,来演绎一个文明时代的变迁、进步与发展。

饕餮,被作为纹祥,熔铸。壮士,龙,凤,各式古朴的花纹,错金铭文,都熔铸进编钟。青铜的质地,青铜的风骨,见证征战,朝见与祭祀。

人类能够熔铸青铜,能够熔铸编钟,能够熔铸纹祥,这是什么?这是社会的进步啊!而这种进步代表的是什么?是人类的智慧力量之所在啊!

饕餮是一种贪吃的猛兽,是人类既敬畏又崇敬的神兽。而那个时代的人们最关心的是什么?是吃。

吃是那个时代也是人类生存繁衍的最大困惑之一。因此人们崇敬饕餮这种神兽,怕他不高兴了就前来与自己争抢有限的食物,如之就将其铭铸在编钟之类的青铜器上,目的就是希望这种神兽成为一种吉祥,能够护佑人们有吃的,有喝的,有玩的,有乐的,从而让人们安享天年。

这同样是值得我们歌咏的时代。

好了,看过了上面“猎”“盟”“力”的阐释之后,我们大致就可以知道,作家在构建《编钟》一文里,是如何在用心,在用力,在用智慧,在用历史的眼光书写。他把编钟的成就年代,在这里进行了讲述,让人们知道,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中华文明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

这是对民族历史的一种书写,这是对华厦民族的历史歌咏。

 

4

下面,我们再看看词牌性的命题。

“生查子”为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别称有“相和柳”“梅溪渡”“陌上桑”“绿罗郡”“遇仙楂”“愁岁月”等等。作家在这里借用“生查子”,其实是有着多种的用意的,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想说明“编钟”的形式多样,编钟的音质多种,你可以从不同的方位、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眼光去打量、欣赏、品评,同时也相信你在进行多次地、无数次地观测、欣赏之后,对编钟将有着一个接着一个的惊喜收获。

在这里,作家想表述的是一种心绪,一种“月光如水照缁衣”的惆怅:“七弦琴挂在墙上,今夜的月光如水哦注满忧伤。我想弹上一曲,没来由怕关山凄凉,荒漠无垠”,也有着“山路忙客古贤探,近前空濛犹思醉”的洒脱:“山水无涯愁他山高路长,只愿琴瑟和鸣照月光,大醉他一场。”

此段文字,不是词牌《生查子》的曲词填写,但却是押韵的一种诗意呈递,读来另有趣味。

“竹枝词”是一种诗体,由古代巴蜀地区的民歌演变而来。唐代的刘禹锡把这种民歌变成文人的诗体,对后世影响很大。熊亮把这为题形式的诗体名称借用过来,目的就是想以此而寓意编钟有着朴素自然的清扬妙音,是民间的阳春白雪。

巴山的风是这样清新,习俗是这样古朴。南楚女子端庄哦,没有可以的打扮,就像青铜钟上的纹饰一样自然。

清晰的钟声与鸟儿的鸣唱一样动听,进退有序的舞蹈和云彩一样舒展。钟磬在前哦,丝竹在旁,勤俭持家的人哦,内心总是坦然。

《从军行》是乐府曲名,为《相和歌辞.平词曲》,多写边塞情况与战士的生活,自魏晋至唐,唐李颀、王昌龄等最为著名,其中王昌龄的《从军行七首》对后世影响特大。如第四首:“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第五首:“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郑出辕门。前军论点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将边塞环境的恶劣、将士的艰辛、征战的场面与胜利的喜悦等等,都写得空旷超前,景象犹在眼前,读之如临战地,可谓是把边塞的各种艰苦与豪迈气象给真实地展现了出来。

熊亮在这里运用这一形式,同样是借用这种对后世影响大的写边塞将士艰苦征战的诗形式,来展现一部民族的历史,展现一部编钟的历史。而这种历史,并不仅仅是美妙的和弦琴瑟、凤鸣之音,而是有着血和泪的伴奏,有着战鼓的协奏,有着一代代志士仁人、热血男儿的保家卫国的铿锵大音高奏!

请看吧:“古国的五千年史册,长满斑驳的锈迹,需要同样古老青铜器重铸新一页。”

请看吧:“号角在战场响起哦,心中热血已经沸腾,天山朗月照见将士们为国保家的不朽功业。”

请看吧:“君不见,少年豪气冲霄汉,沙场征战敌阵乱。君不见,黄河澎湃千山雪,枕戈待旦警句长鸣休停歇。”

这,就是“从军行”的寓意。

 

5

再说说《编钟》里的几首名曲题目吧。

作家是一位古琴爱好者,对古筝、古琴等有着较高的造诣,曾被中国古琴文化研究会聘为中国古琴文化传播使者。因此,在《编钟》一诗里,作家便自然而然地把历史名曲拿来进行说事,目的是想把“编钟”的美妙之音给读者一个形象而具体的呈现。

诗中最先出现的是一首《竹林听雨》。这似乎是一曲现代的版本曲目(恕我对古典知识了解少),但听听题目,我们似乎可以想见到这样的情景:一个人在竹林间行走,本身就是一件爽心悦事,何况还是“听雨”呢?而作者展现的“听雨”,是从“编钟”的铭文符号上流露出来的音符,那是千年不变的绿意里飘下的丝丝竹雨之声,点点滴滴,斜斜密密,淅淅沥沥,自然而流畅。

由此不难想见,或春或夏或秋(因为说的是“雨”,冬天可以抛却在外吧),远离嚣尘的竹林里,风微微,雨沥沥,音切切,行进其间,仿若天外。忘情于满眼的绿色,穿越着历史的情丝,走进那唐诗、宋词、元曲里,拂琴可长啸,舞剑能生风,卷起片片的水花,扇动滴脆的竹叶,荡起痴情的诗心,吟出动人的华章......

我们无意再进行想象了,只需听听作家的声音就行了:

风雨挥洒起竹林的夜雨,千年不变的绿意依然俊俏。点点滴滴的雨斜斜密密,好像编钟上错金铭文圆润华丽。

精灵一样的雨滴,把竹林的枝枝叶叶轻轩敲击。好像编钟在按照标音有节奏地流畅飘逸。

天外的雨声淅淅沥沥,让我闻到了上古青铜的气息。潇潇雨歇时,竹叶上水珠消凉了尘世的迷离。

《梅花三弄》,又名《梅花引》、《梅花曲》、《玉妃引》,相传是晋朝桓伊所作的一首笛曲,后来改编为古琴曲。乐曲通过梅花的洁白芬芳和耐寒等牲,借物抒情,歌颂具有高尚节操的人。全曲共有10个段落,因主题在琴的不同徵位的泛音上弹奏三次,即上准、中准、下准三个部位演奏,故称“三弄”。

作家在这里把“梅花三弄”的古典名曲引入小标题里,寓意着“编钟”的出现及其呈现的雅音是由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音符、不同的妙音所组成,而所有这些又是一个递进的,并不是一开始就出现的高亢、激越、清流、卓越的声音,而是由开始的诞生到发展、到健全、到至臻的完善过程,呈现了人类历史的文明进程;犹如经过了漫长的冬季岁月,渐渐地步入春天,满眼的鸟语花香,遍地的灿烂绚丽。

但这是古老的歌谣,是历史的长声,她仍旧站在历史的高空处,不断地飘洒着历史的空灵之声:

月,在长安,鼓楼依旧,城门新修,故人向西,阳关在月下。梅,开始触碰雪,相拥的柔情比月色朦胧,风展秀旗,风吹古老歌谣,还有钟声还有江上静默的孤舟。天地苍茫,钟声清脆,梅在月下吐蕾。

凉州古道,匹马啸傲处,少年侠气让烈酒更猛。天山不远而壮心不已,更那堪今番研墨半壁题新词!

我们无意讲述作家此刻的抒怀,只想听听那字里行间的意蕴,只想听听那从久远冥空里播下的妙音。

如此,我们也就雅趣十足了。

那么,紧接着而来的“高山流水”呢?

说到高山流水,我们就会想到阳春白雪,我们就会想到俞伯牙与钟子期,就会想到武汉的古琴台。《高山流水》本是一首中国十大古曲之一,比喻知己与知音,也比喻乐曲高妙。作家在这里引用此曲名称,寓意怕也在于些吧。

山水的交响,音乐的盛宴,至刚至柔的宏阔之音,在杂念过滤后的季节上演,青铜的酣畅又叫淳朴的风儿发酵。就这样,从高山到平原,从江河湖泊到我的繁盛野花的茅屋竹篱,然后,用一抹江南水墨定格楚风汉韵。

这些文字,飘荡的是心绪,展示的是柔情,荡开的楚风汉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