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中企信息商报 2019-07-10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一旦成为明星,意味着更多的钱和资源。可有钱代表有品吗?我觉得未必,钱和品味之间,有关也无关,是门玄学。

明星的日常穿搭不一定能代表他们的个人衣品,皮囊是武器,自然会有团队精心维护。比起衣品,他们的家没有非要公开示人的必要,更私密更内心,更能窥探出一两点他们的真性情。

01

喜欢一个家和喜欢一个人有点像

井柏然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穿干净的白衬衫,笑容简单,他的粉丝习惯喊他井宝。和他在大众媒体上给人的感觉很像,温暖亲近的邻家感。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可他的家,是没有一丝多余的单身男子公寓。黑白灰打底,加上大面积的灰蓝调,唯一的亮色来自黄铜家具: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Tom Dixon 的造型衣架,Ceccotti的黄铜落地灯,Gubi 喇叭状的金色吊灯,弧形楼梯上的环形把手……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可是黄铜的光也是低调暗哑的,

像老绅士的袖扣。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这让我想起安藤忠雄设计的那些清水混凝土灰盒子,硬核,内敛,冷静,刚毅。或者,像井柏然自己说的,平静。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光の教会 安藤忠雄

在外面,他需要演。所以在家的他更渴望平静,和全然的放松。他不需要再费心扮演自己的暖男人设,他可以安静,可以沉默不说话,可以不贴心,可以远离人群,甚至有一点点冷。他的家,都会包容他。

「 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但我知道我不要什么 」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他有一点小的强迫症,受不了家里有多余的东西,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扔垃圾。

杂货、零食、很多实用但是不太美观的生活小物件,都被他掩在一扇电动推拉门的后面。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起早第一件事是喝咖啡,收集杯子和餐具,但不喜欢在家做饭,因为讨厌有味道(厨房倒是很美)。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某种程度上,家是个人内心的深度映照,人生所处的阶段,以及这个阶段的生活状态、审美喜好,都会如实地在家里反映出来。

毕竟,几年前的井柏然还是喜欢清新田园的东北文艺风,几年后的井柏然也可能会推翻否定现在的这个家。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02

你就是你家的风格

刘孜

大包有个摄影师朋友拍过刘孜的家,在票圈分享出来后,说实话,即使我看过很多很美的家,还是被惊艳到了。

她的家,不媚俗,不套路。没有打眼的爆品家具,你甚至无法用特定的风格去定义它。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女演员刘孜这几年鲜少在荧屏上露脸,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最近一次对她有印象,是《上海女子图鉴》里气场强悍的女高管Scarlet。

我没看过这部剧,却记得她在采访花絮中说的这段话:北京是浪漫的艺术家男朋友,上海是务实的金融家老公。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幸运的是,和电视剧不同,刘孜不用在理想和现实间纠结摆荡。生活早就帮她安排了理想老公,多金能干的地产新贵,和她一样,也喜欢摄影和设计。

设计之于她,是演戏之外,另一个小宇宙。多年前和室友合租房子,在英航工作的室友总是能带来许多新潮的国外家居设计杂志,那些印刷精良的美好生活范本,或许是她最初的审美启蒙。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有了孩子后,刘孜进入了新的人生阶段。她尝试说服保守的老公,不要补丁式的局部整修,对住了近十年的老房子进行一次彻底的翻修改造。

因为她坚持,生活是动态的。而这种动态,是随着居住者的状态,对空间的认知,对生活的期待而变化的。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刘孜十年前的家

“不用特别去强调风格,你就是你家的风格。”采访视频里,她倚在客厅矮柜边的单人皮沙发上,怀里是深紫色丝绒质感的小抱枕,说起自己的家,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动人光彩。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家,像是人的另一张脸。整形医生的手艺再好,我们也不想要一张爆款网红脸:走势陡峭的下颚线,高耸入云的翘鼻梁,加粗描黑的韩式一字眉,永不服输的傲人苹果肌。

失去自我个性的那一刻,你的家和地产样板间,便没有区别。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刘孜家客厅

刘孜的家在京郊的一幢独栋别墅(地上三层地下一层),一层主要是公共生活空间,二层是孩子和客人的房间,三层是主人自己的卧室,地下室的设备间则改成了孩子的兴趣木工房。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餐厅

刘孜不太喜欢套路化的设计,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无数次仔细考量自己的空间和需求后,对于哪些地方要改造,哪些地方要保留,早已了然于胸。

她没有找知名的设计师,也舍弃了成熟的商业装修团队,和民间施工队一起,蹲工地,跑市场,寻材料,在家的每个细节上,较劲。

她说她自己,是个有点轴的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主卧的入口处要压铜边,踢脚线和收口的地方

按她自己的想法做了处理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和橱柜品牌一遍遍沟通,设计了一个

可前后伸缩的酷炫岛台,把水槽和电磁炉藏起来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楼梯的脚踏板和客厅的定制书柜

都是找上海的工厂做的,做好后再运到北京组装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不满意主卫洗手台下面的柜子,

找来做金属门框的工厂在表面包了一层黑色镜面不锈钢,

搭上自己旅行淘来的复古把手,整个气质感觉,才对味。

刘孜一件一件搜罗喜欢的家具,一点一点搭建起家的理想模样。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德国老家具,意大利家具,国内设计师的原创作品,每件家具里都微缩了设计者和制作工匠的世界观,她抚摸着它们,仿佛进行着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

她和这些家具相处了几十年,从上一个家迁徙到这个家,也想留给以后的孩子。每一件家具,都不是凑合的,她都能说出喜欢的理由。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茶室是刘孜的秘密花园,无论长到多少岁,把老公孩子的需求一一照顾周全后,女人最终还是给自己藏了一块自留地。每天总有那么一会儿,躲进来,看书看电影,或者只发呆不做什么,和自己独处。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03

我喜欢在看不见的地方下功夫

张梓琳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摘下世界小姐的桂冠后,生活中张梓琳,有狗有妹有爱人有阳光,把房子变成了家。

她的家,和人一样,清新甜美,生机勃勃。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客厅里没有电视,没有正式的茶几,把阳台打通后,成为一整个开阔明亮的大空间。除了三人沙发外,还有明黄色的单人沙发、毛茸茸的小坐墩,藤编摇椅,木马和懒人沙发,这些各具趣味的家具,随意散落,摆放灵活,围着BoConcept的圆形地毯,成了一个天真不拘束的自然之家。

看得出,张梓琳偏爱黄色和绿色,用色大胆活泼,却掌握了微妙的平衡。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白色和浅木色永远是空间中的大基调,提亮靠单品和植物,而且克制地控制着比例。那张存在感极强的单人沙发挑了沉稳的土黄,沙发上的南瓜抱枕就可以更艳些,墙上那面金色圆镜占比巨大,就选择窄边细条的简洁款式。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层次丰富的绿就交棒给无处不在的植物,大大小小高高低低,一不小心就从画面的一角探出头来。哦,还有那面爬满热带植物的布面屏风。

客厅要端庄些,吊灯就选透明清新的薄荷绿吧,矮柜上的小台灯可不管了,青翠欲滴的荧光绿透露出闷骚的内心。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设计并不是把好看的东西堆砌在一起,

我喜欢在看不见的地方下功夫 」

张梓琳的家可不是花架子,她在基础改造上下足了心思,户型构造,水电布局,插座设计,通通提前做了规划。净水新风中央空调,全屋热水循环系统,烤箱蒸箱洗碗机厨余机,这些“硬菜”,也是一应俱全。住得舒服,是给自己看的。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 Evelyn到来之前,我就是这样生活的,

到来之后,也期待她能融入我们的生活 」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Evelyn是张梓琳的小女儿,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和传统观念里的母亲不一样,她并不觉得孩子的到来会颠覆她的生活,会有一些改变,但不是放弃和牺牲,她依然努力工作,打理花草,照顾小狗,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

井柏然:喜欢一个家有点像喜欢一个人!

04

我认为好好生活,本质上需要的是热情

我羡慕他们能把心目中的理想之家实现的能力,但更欣赏他们对家,对自我的态度。

比起能力,我认为好好生活,本质上需要的是热情。财力、审美、品味都可以成长,但热情,却总有衰退的危险。

你买不起名品家具,却可以把家具上的灰尘擦拭干净;你无法负担昂贵的艺术品,孩子的画作就是最美的抽象派画作;你请不起知名设计师,你自己就是你家最好的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