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历史——两晋南北朝时期

杭州网科技 2019-10-09

       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医学,继战国时期医学理论体系初步形成之后,有了较快的发展。本草学的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由于中外通商和文化交流,西域、南海诸国的药物,如乳香、苏合香、沉香等香料输入我国,新的药品逐渐增多,并陆续有了零星记载,对原有的药物功效又有了新的认识,扩大了药物的治疗范围。这一时期产生了约70余种本草著作,包括综合性本草及分论药物形态、图谱、栽培、采收、炮炙、药性、食疗等专题论著,反映了本草学的全面发展。可惜绝大部分早已散佚。

       陶弘景对《神农本草经》做了整理和研究,误者纠之,脱缺者补之,除厘定《神农本草经》365种药物外,同时又选择汉魏以来名医们在多种《神农本草经》传本种增补的“副品”,撰成《本草经集注》一书,做到“精粗皆取,无复遗落,分别可条,区畛物类,兼注名时用土地所出,及仙经道术所须”。

     全书包括序录,合为七卷,载药730种,分为玉石(62种)、草木(294种)、虫兽(114种)、果(26种)、菜(28种)、米食(27种)、有名未用(179种)共7类,首创按药物自然属性分类的方法。后代本草著作的分类方法都是在陶弘景的分类法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该书首创了“诸病通用药”的分类法。

      该书是继《神农本草经》之后的第二部本草名著,可惜流传至北宋即逐渐亡佚,现仅存《本草经集注》的残卷,一为敦煌出土的卷一,即序录部分;一为吐鲁番出土的残片,上面只有燕屎等四种药物的文字叙述。但此书的主要内容仍可在《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和《本草纲目》种窥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