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将出台稳汽车家电消费政策,汽车消费税或下调?

酒水信息网 2019-09-05

1月8日,媒体消息显示,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指出,2019年将出台稳消费措施。1月9日,家电汽车类板块应声而动,高开领涨。

宁吉喆指出,从具体的举措来看,将制定出台稳住汽车、家电等热点产品消费的措施,完善住房租赁、家政服务、养老、托幼的配套政策,挖掘农村网购和乡村旅游消费潜力,破除文化、体育等社会领域投资准入的体制机制障碍。同时,我国有近14亿人口,中等收入群体超过4亿,要持续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强居民的消费能力。

2018年社会零售消费商品总额增速的下行,引发市场有关“消费降级”的讨论。市场普遍认为,消费作为慢变量,受收入增速趋缓、居民债务率较高等影响,消费增速下行的趋势难以改变。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公开论坛上表示,2019年调控战略中,稳消费比稳投资更重要。短期内应有一些对冲举措,中期来看要推动收入分配改革。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汽车保有量逐渐增长,汽车类消费增速已经逐渐放缓。房地产市场降温之后,也对家具家电装潢等相关消费领域带来影响。因此,消费需求走弱的压力较大,需求放缓是趋势性的。

中信证券固收团队指出,居民可支配收入累计同比增速,持续小于GDP累计同比增速,收入分配中居民收入占比减少,会抑制居民消费潜力。减税政策虽能缓解可支配收入占比减少的现象,但目前来看税率仍然较高,意味着短期内消费不会有大幅的回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指出,2019年将推出更大规模减税降费举措。外界普遍认为,增值税税率有望继续下调,针对小微企业的减税政策也有望加码。降低增值税,有助于减轻居民消费的税收成本。

“消费是让老百姓掏钱,并不是简单刺激政策就能实现。要稳定消费,需要完善配套措施,改善营商环境,让居民有能力消费,敢于消费。像加强社保体系建设,打消后顾之忧,让居民放心消费;促进产业升级发展,让供给端能够生产出居民需要的消费产品,缓解大量消费流向海外的状况;推动收入分配改革,限高扩中提低,缩小贫富差距,扩大中产阶层规模等”,刘学智指出。

“2019年要稳消费,是否可以考虑降低消费税,以促进国内消费。”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从消费具体版块来看,汽车是拖累2018年消费数据的最大因素。刘学智表示,我国汽车购置成本显著高于其他大多数国家。汽车类消费税有下调空间,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力度也可以加大。各类优惠政策的逐渐取消,对汽车消费带来显著影响,最近半年来汽车消费增速持续大幅下降,甚至跌幅超过两位数。

呼吁下调消费税的声音一直都有。我国消费税是在对货物普遍征收增值税的基础上,为调节消费行为,对少数消费品再征税。我国开征消费税的商品品类包括,烟、酒、化妆品、成品油、贵重首饰及珠宝玉石、实木地板、高档手表、小汽车、摩托车、电池、木质一次性筷子、游艇、涂料等。

2018年汽车消费增速的下降,跟汽车购置税效用的减弱有关。2018年汽车消费的回落,也引发业内更多思考,限定期限的车购税优惠政策,促使汽车消费提前释放,透支未来消费,也加大了行业波动。

回顾以前促消费举措,包括汽车下乡、家电下乡、家电节能补贴等。比如曾经出台的“汽车下乡”政策,对购置限定排量的微型客车等,会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家电节能补贴,则是对购买节能家电产品,给予特定比例的财政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