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1月16日,是每个中国人都该知道的事

京城信息网 2019-10-09

老德子,带你了解70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什么历史大事件!


在68年前的今天,1949年1月16日 签了《会谈纪要》。(农历腊月廿三),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


天津解放后,孤守北平的国民党军傅作义部25万人已完全陷于绝境。为了保护这座驰名世界的文化古城免遭战争破坏,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力争以和平方式解放北平。在90万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的震慑下,在北平地下党的耐心工作和北平许多开明人士的敦促下,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接受了解放军提出的和平条件,并于1949年1月16日,签订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31日,人民解放军浩浩荡荡进驻北平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平津战役胜利结束。


油画《北平和平解放》,反映北平和平解放后,当时人们的兴高采烈气氛,展现出激动人心的时刻来欢迎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平城的情景。



油画《北平和平解放


北平和平解放谈判,始于1948年11月18日-距今70年。当时辽沈战役胜利结束,平津战役即将开始。军委同年11月18日给林(林彪)、罗(罗荣恒)、刘(刘亚楼)的电报中说:“傅作义经过彭泽湘及符定一和我们接洽起义,据称傅起义大致已定。目前考虑者为起义时间、对付华北蒋军及与我党联系等问题。现符定一已到石门,明后日即可见面”。


北平和平解放正式谈判,先后总共进行了三次:



与中共的分析相吻合,北平和平解放的三次谈判并非顺风顺水。第一次谈判是在1948年12月15日至19日进行的。这时,东北野战军及华北军区的部队已攻占了南口、海淀、丰台、黄村等地,完成了对北平的包围。此前,北平地下党学委在安排傅冬菊和通过刘后同做傅作义工作的同时,又布置在《平明日报》曾经任采访部主任的中共地下党员李炳泉,通过他的堂兄、华北“剿总”总部联络处处长李腾九去做傅作义的工作。北平被包围后,傅作义仍然抱有幻想,经过傅冬菊、刘后同等人劝说,他决定派他的亲信、《平明日报》社社长崔载之出城谈判,中共北平地下学委则秘密派李炳泉陪同崔载之一起出城,但李炳泉既不是傅方代表,也不是崔的随从。崔、李二人于17日秘密到达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驻地附近。平津前线司令部由参谋处处长苏静出面接待。崔载之代表傅作义提出,要解放军停止一切攻击行动,两军后撤,通过谈判达到平、津、张、塘一线和平解决问题。他还提出,为了搞到一些蒋介石的大型飞机,要解放军让出南苑机场的控制;为制约城内蒋系军队,要解放军将被包围在新保安的傅系第35军放回北平城内,解放军可与其一同进城;傅作义通电全国,宣布北平实现和平解决;建立华北联合政府,傅的军队由联合政府指挥等等。19日,平津前线司令部参谋长刘亚楼会见崔载之,阐明了解放军对和平解决平、津问题的基本原则:以国民党军放下武器、解除武装为前提,绝不允许保存反动武装力量,更不同意建立华北联合政府。如对方同意这些条件,可以保障傅作义本人及其部署生命安全和私人财产免受损失。双方这次谈判实际上是一次试探性的正式接触,由于双方条件距离很大,这次接触未获任何结果。


第二次和谈是1949年1月8日至9日进行的。新保安、张家口被攻克之后,傅作义的主力部队已被歼灭。1948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权威人士宣布蒋介石等43人为头等战争罪犯,其中也包括傅作义。毛泽东在1949年1月1日致电林彪:“傅氏反共甚久,我方不能不将他和刘峙、白崇禧、阎锡山、胡宗南等一同列为战犯。我们这样一宣布,傅在蒋介石及蒋系军队面前的地位立即加强了,傅可借此做文章,表示只有坚决打下去,除此以外再无出路。”实际上,与解放军里应外合,傅氏可以“立此一大功劳”。承诺对傅作义的军队采用和平改编的方式,对他不以战犯对待,给予一定的政治地位,保有私人财产,在新保安、张家口被俘人员一律释放,对参加起义的人员一律既往不咎,愿意留下的,安排适当工作,愿意回家的,发足路费,保证地方政府不歧视。这些政策,充分体现了共产党的宽容以及和谈的诚意。傅作义于1月6日派出华北“剿总”少将民事处处长周北峰为代表,由燕京大学教授、中国民主同盟华北地区负责人张东荪陪同到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驻地附近进行第二次谈判。这次谈判共谈两次,所谈内容经过整理,形成了一个《谈判纪要》,并写明1月14日为傅方答复的最后期限。周北峰在《谈判纪要》上签了字。周北峰回城后向傅作义详细汇报了谈判情况,但傅作义还在犹豫观望,想讨价还价。在谈判期间,又在北平城内修建了天坛、东单两处临时机场,南京来的飞机起落频繁。时间过得飞快,眼看14日就要到了,傅作义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决定解放军于1月14日对天津国民党军发起总攻,同时准备攻打北平。


第三次和谈是1月14日至16日进行的。应傅作义之邀,邓宝珊于1948年12月28日由包头飞抵北平。1949年1月14日,人民解放军用29个小时攻下天津,傅作义由海上南逃的计划也最终破灭,他决定与中共再次进行谈判。邓宝珊作为傅作义的全权代表,于14日偕周北峰到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驻地附近,同林彪、聂荣臻、罗荣桓进行正式谈判。从第二次谈判到这次谈判,短短几天内战争形势又有了决定性的变化。1月10日,淮海战役以解放军大获全胜而结束,国民党55万军队被歼灭。攻克天津后,北平成了一座孤城,20多万守敌完全在解放军严密包围中,傅作义已经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了。双方经过谈判,对北平国民党军队开出城外指定地点进行改编方案、华北“剿总”和部队团以上军官的安排原则、北平国民党军政机构的接收办法等问题,于16日初步达成协议。同日,平津前线司令部向邓宝珊面交了林彪、罗荣桓为敦促和平解放北平问题致傅作义的公函。邓偕解放军代表苏静进城后,傅作义即决心接受和平改编。19日双方代表在北平城内根据在城外达成协议的基本精神,逐条具体化,最后形成了一个正文十八条、附件四条、共计二十二条的《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协议报经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修改后,作为正式协议,于21日由东北野战军前线司令部代表苏静和傅作义的代表王克俊、崔载之分别在协议上签了字。协议规定,自1月22日上午10时起双方休战。21日上午,傅作义召集华北“剿总”机关及军长以上人员会议,宣布北平城内国民党守军接受和平改编。



1949年1月31日,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平城,与傅作义的部队换防交接。北平城从此永离战火,和平解放。



HEY 拿出你的棒棒机,扫码关注我,关注不迷路!更多你不知道的故事等着你!(了解更多相关故事,请点击蓝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