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昼,仅比乾隆晚出生一个时辰,与皇位失之交臂,靠荒唐自保

河南新闻网 2019-07-09

相比于康熙众多的子嗣,雍正的儿子数量可算是骤减了许多,据《清史稿》记载,雍正共有十个儿子 :弘晖, 弘盼、弘均、弘时 、弘历、弘昼、福宜、福惠、福沛、弘瞻,其中,除了弘时,弘历,弘昼,弘瞻这几个儿子,其他儿子均早夭,在幼年就去世。

儿子数量的稀少,决定了继承人的选择也有限。原本弘晖, 弘盼、弘均早夭,弘历还没有出生时,弘时作为唯一的儿子,还是雍亲王的四阿哥自然而然对这个儿子抱有较大的期望,但是让雍正失望的是,这个儿子实在是天赋奇缺,难以成才,本来就算如此,雍正登基后也为他请了老师教学,对他寄予厚望,谁知道长期活在雍正压力下的弘时,竟然和雍正的死对头,康熙的八阿哥,廉亲王允禩走在了一起,愤怒的雍正把他过继给了允禩,父子关系降至冰寒,也宣告了弘时立储的彻底断送。

而弘瞻出生太晚,在雍正十一年才出生,雍正在十三年去世,此时的弘瞻也还是一个小娃娃。雍正作为一个帝皇,认真严谨,也是不可能将天下交给自己的小儿子,引起朝堂动乱的,所以小儿子弘瞻也是不在雍正的考虑范围内的。

弘昼,仅比乾隆晚出生一个时辰,与皇位失之交臂,靠荒唐自保

所以这里面只有第四子弘历与第五子弘昼有继承皇位的可能。后来弘历当了皇帝,这就是清高宗乾隆皇帝,而弘昼只能被封为和亲王。在争夺帝位的过程中,他们两人的关系十分复杂微妙。其中生辰是一个关键。弘昼只比弘历晚出生一个时辰,但就是这一个时辰决定了他们终身的兄弟地位,进而决定了他们终身的君臣地位。加上弘历自幼聪明机灵,深得康熙喜欢,还曾经被康熙接近宫内抚养,除了早出生的这一个优势,康熙喜爱更是无形中加重了弘历立储的砝码。

所以两人之间微妙的储位争夺,弘历算是以压倒性的胜利胜出,弘昼虽被封为亲王,但在皇帝哥哥面前只能永远是臣子。

弘昼,仅比乾隆晚出生一个时辰,与皇位失之交臂,靠荒唐自保

其中,弘昼最为人所知的,是他喜欢置办丧礼,他曾经说过:“人没有一百年还不死的,还有什么好避讳的?”他还曾经亲自指挥过丧仪,坐在庭院的中间,让府里的家人祭奠哀泣,自己在一旁岸然笑饮以为乐趣。而且制作冥器、象鼎、彝盘盂等物品,放在自己的塌前,而弘昼是亲王,一个亲王死了,王公大臣必须备上厚礼,等礼一收完,他又马上复活,所以也有人称这是弘昼敛财的一种手段。

当然,既然被称为荒唐王爷,做的出格的事情肯定也不止这一桩。有一次上朝,弘昼因事与军机大臣、获封一等公的讷亲有了小争执,竟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殴打讷亲,乾隆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既不怪罪,也不出声阻止;当乾隆在正大光明殿监试八旗子弟时,弘昼甚至急着催乾隆就膳,乾隆没有准许,他还反呛乾隆。

弘昼,仅比乾隆晚出生一个时辰,与皇位失之交臂,靠荒唐自保

奇怪的是,弘昼这样的行为,乾隆非但没有怪罪,反而对弘昼称得上是优待。刚登基的时候,乾隆就把父皇的雍亲王旧邸及财物全赐给了弘昼,乾隆四年就先后还被任命为正白旗满洲都统,掌管武英殿,此后更是节节高升,乾隆对这个兄弟的厚待,算是非同一般。

关于这个的原因,或许我们可以从弘昼的代表作,也是被历史学家们称为救命师的《金樽吟》看出来,弘昼在这首诗里表述了自己无意皇权帝位、只想把酒言欢及时行乐的心迹,加上他荒唐的行事,或许也可以猜想,是弘昼为了消除那些关于微妙的争储的心理障碍,故意放纵自己,让乾隆放心,而达到保全自己的目的。